东阳梭儿 大爱东阳,尔心伤至久

日期:2019-10-07编辑作者:情感

纤纤素手 终日未章, 东阳梭儿 清清亮亮; 纵使相望 弦发悠扬,叹东阳连儿女情长。 缝配并进 盼君归航, 东阳梭儿 大爱东阳。 专于师精 巅峰引行, 我的服务 再创舒心肠。 eng...zha...... 我爱的东阳缝配遍国疆, 莅临场才闻识我的衷肠;握手的心建设崭新向上, 当你懂我时已是情意长。 我盼君来扶步履层层上, 一起追求缝合美好时光。 春夏秋冬有我们的同伴, 我和你 续写更加的辉煌。 zha...zha...... 缝配并进 盼君归航, 东阳梭儿 大爱东阳。 专于师精 巅峰引行, 我的服务 再创舒心肠。eng.eng.eng......收起原文

js55658com金沙 1

战神白起

九重天,二十年,龙楼凤阁都曾见。绿水青山任自然,旧时王谢堂前燕,再不复海棠庭院。叹寒儒,谩读书,读书须索题桥柱。题柱虽乘驷马车,乘车谁买《长门赋》?且看了长安回去。路旁碑,不知谁,春苔绿满无人祭。毕卓生前酒一杯,曹公身后坟三尺,不如醉了还醉。怨离别,恨离别,君知君恨君休惹。红日如奔过隙驹,白头渐满杨花雪,一日一个渭城客舍。孟襄阳,兴何狂!冻骑驴灞陵桥上,便纵有些梅花入梦香,到不如风雪销金帐,慢慢的浅斟低唱。笑陶家,雪烹茶,就鹅毛瑞雪初成腊,见蝶翅寒梅正有花,怕羊羔美酒新添价,拖得人冷斋里闲话。菊花开,正归来。伴虎溪僧鹤林友龙山客,似杜工部陶渊明李太白,有洞庭柑东阳酒西湖蟹。哎!楚三闾休怪。浙江亭,看潮生,潮来潮去原无定,惟有西山万古青。子陵一钓多高兴,闹中取静。酒杯深,故人心,相逢且莫推辞饮。君若歌时我慢斟,屈原清死由他恁。醉和醒争甚?瘦形骸,闷情怀,丹枫醉倒秋山色,黄菊雕残戏马台,白衣盼杀东篱客,你莫不子猷访戴?布衣中,问英雄,王图霸业成何用!禾黎高低六代宫,楸梧远近千官冢,一场恶梦。竞江山,为长安,张良放火连云栈,韩信独登拜将坛,霸王自刎乌江岸,再谁分楚汉。子房鞋,买臣柴,屠沽乞食为僚宰,版筑躬耕有将才。古人尚自把天时待,只不如且酩子里胡捱。莫独狂,祸难防,寻思乐毅非良将,直待齐邦扫地亡,火牛一战几乎丧,赶人休赶上。立峰恋,脱簪冠。夕阳倒影松阴乱,太液澄虚月影宽,海风汗漫云霞断,醉眠时小童休唤。——元代·马致远《拨不断_九重天,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潇君吾郎,久未有信,当面却难言。当是时,户外童稚声声,室内灯影悄然,尔于机前敲指如飞。忆从前,课上灯下,事无巨细,皆纸笔传讯。

起翦颇牧,用兵最精

拨不断_九重天,二

元代:马致远

马致远(1250年-1321年),字千里,号东篱(一说字致远,晚号“东篱”),汉族,大都人,另一说(马致远是河北省东光县马祠堂村人,号东篱,以示效陶渊明之志)。他的年辈晚于关汉卿、白朴等人,生年当在至元之前,卒年当在至治改元到泰定元年(1321—1324)之间,与关汉卿、郑光祖、白朴并称“元曲四大家”,是我国元代时著名大戏剧家、散曲家。

马致远

花衢柳陌,恨他去胡沾惹。秦楼谢馆,怪他去闲游冶。独立在帘儿下,眼巴巴则见风透纱窗,月上葡萄架。朝朝等待他,夜夜盼望他,盼不到如何价?当初共他,俏一似双飞燕,如今误我,好一似失了群的雁。教我愁无限,要见他难上难,我这里冷落孤帏独自空长叹。行行不奈烦,频频的掩泪眼,事事都心懒。 初相见时,止望和他同谐老。心肠变也,更无些儿好。他藏着笑里刀,误了我漆共胶。他如今漾了甜桃却去寻酸枣。我这里自敲爻,怎生消?怎生消磨得我许多烦恼? 魂劳梦穰,为伊空惆怅;行思坐想,为伊成悒怏。想伊是铁心肠,全不忆共燃香。咱因他弃了家私受了驱驰,更离了故乡。伊家好歹心肠,不思量,不思量香罗带绾同心在你行。——元代·李邦祐《转调淘金令 思情》

转调淘金令 思情

问柳寻芳,惜花怜月,心狂荡。名姓高扬,处处人瞻仰。 樽前席上,偶然相遇俏萧娘。闲通局肆,善晓宫商。樊素口偏宜歌《白雪》,小蛮腰遍称舞《霓裳》。妖娆相。花无宿艳,玉无温香。 行院都皆赏,女伴每尽伏降。宝髻钗攒金凤凰,万种风流相。一见了教人断肠,可憎模样,宜梳宜画宜妆。 性温良,貌非常。晓诗书通合刺知棋象,兰心蕙性世无双。蛾眉频扫黛,宫额淡涂黄。半弯罗袜窄,十指玉纤长。 有精神有伎俩,诸余里忒四行。出格心肠俏,过人手段强。细思量,风流模样,少个的亲心爱画眉郎。 赠妓 淡扫蛾眉,粉容香腻,娇无力。绿鬓云垂,旖旎腰肢细。 性资聪慧,对着这风花雪月有新题。金篦击节,翠袖擎杯。妙舞几番银烛暗,清歌一曲彩云低。朝朝宴乐,夜夜佳期。偎红倚翠,绣幌罗帏。生在这锦营花阵繁华地,逞风流在销金帐里,叙幽情在燕子楼西。 则这送旧迎新有尽期,少年时能有几?我则怕镜中白发老来催,有一日花残色改容颜退,到头来怎是你终身计?床头又囊箧乏,门前又鞍马稀。趁青春若得个良人配,怎做得张郎妇李郎妻? 引的些俊俏郎君着意迷,使了虚脾;小儿识,陷人坑尽深难见底。惹得人父母嫌,搬得人妻子离,便趱得钱财多有甚奇。 盈斟着酒杯,则不如桑麻纺织;轻罗细丝,则不如荆钗布衣;珍馐美味,则不如家常饭食。免得弃旧人迎新婿,到大来无是无非。 昨日个叙别离,今日个待相识。眼面前秋月春花,头直上兔走乌飞。叹光阴白驹过隙,我则怕下场头乐极生悲。 早寻个归秋日,急回头也是迟,谁待要陪狂伴醉筵间立,谁待要迎妍卖俏门前倚,谁待要打牙讪口闲淘气。少不得花浓酒酽有时休,那其间东君不管人憔悴。 费追陪,笑相随,东家会了西家会,每日家逢场作戏强支持。擎杯淹翠袖,翻酒污罗衣。抵多少惜花春起早,爱月夜眠迟。 唤官身无了期,做排场抵暮归。则待学不下堂糟糠妇,怎做得出墙花临路岐?使了些巧心机,那里有真情实意。迷魂汤滋味美,纸汤瓶热火煨。初相逢一面儿喜,才别离便泪垂。 趱下些家缘家计,做不着盘缠盘费。不问生熟办酒食,他便要弄盏传杯。说是谈非,斜眼相窥,口角涎垂。吃得来东倒西歪醉淋漓,受不得腌替气。 跳不出引魂灵的绮罗丛,迷子弟莺花队,费精神花朝月夕。醉舞狂歌供宴集,樽席上做小伏低,敛愁眉强整容仪。你便是法酒肥羊不甚美,子不如绩麻拈絮,随缘活计,那其间方是得便宜。——元代·未知作者《点疑绛唇》

点疑绛唇

春游晚归玉壶春水浸晴霞,景物奢华。彩船歌管间琵琶,青旗挂,沽酒是谁家?夕阳一带山如画,数投林万点寒鸦。曲水边,孤山下,游人归去,明月管梅花。分得金字涌金门外小壶天,骏马金鞭。屏山金翠画龙眠,金莲啭,金柳曲阑边。金波满捧金杯劝,舞春风半趄金莲。金缕衣,金罗扇,五人金钏,醉上戗金船。避暑即事两峰晴翠插波光,十里横塘。画楼帘影挂斜阳,谁凝望,纨扇掩红妆。莲舟撑入荷花荡,拂天风两袖清香。酒醉归,月明上,棹歌齐唱,惊起锦鸳鸯。访杜高士杖藜十里听松声,隐隐相迎。飞来峰下树青青,添清兴,流水玉琴横。拂云同坐苔花磴,桂飘香满地金星。山影寒,天光净,野猿啼月,诗在冷泉亭。雪晴诗兴冰壶光浸水精寒,好景人间。暗香来处是孤山,寻梅惯,诗思压驴鞍。琼姬争卷珠帘看,画船中歌舞吹弹。明月残,白石烂,宝花楼阁,十二玉阑干。湖山堂上醉题渔翁蓑笠钓船孤,棹入蓬壶。湖山堂上柳千株,芭蕉绿,凉影翠扶疏。东坡旧日题诗处,喜无人任我歌呼。半醉时,秋山暮,一行白鹭,万朵锦芙蕖。——元代·张可久《小梁州》

小梁州

元代:张可久

春游晚归玉壶春水浸晴霞,景物奢华。彩船歌管间琵琶,青旗挂,沽酒是谁家?夕阳一带山如画,数投林万点寒鸦。曲水边,孤山下,游人归去,明月管梅花。分得金字涌金门外小壶天,骏马金鞭。屏山金翠画龙眠,金莲啭,金柳曲阑边。金波满捧金杯劝,舞春风半趄金莲。金缕衣,金罗扇,五人金钏,醉上戗金船。避暑即事两峰晴翠插波光,十里横塘。画楼帘影挂斜阳,谁凝望,纨扇掩红妆。莲舟撑入荷花荡,拂天风两袖清香。酒醉归,月明上,棹歌齐唱,惊起锦鸳鸯。访杜高士杖藜十里听松声,隐隐相迎。飞来峰下树青青,添清兴,流水玉琴横。拂云同坐苔花磴,桂飘香满地金星。山影寒,天光净,野猿啼月,诗在冷泉亭。雪晴诗兴冰壶光浸水精寒,好景人间。暗香来处是孤山,寻梅惯,诗思压驴鞍。琼姬争卷珠帘看,画船中歌舞吹弹。明月残,白石烂,宝花楼阁,十二玉阑干。湖山堂上醉题渔翁蓑笠钓船孤,棹入蓬壶。湖山堂上柳千株,芭蕉绿,凉影翠扶疏。东坡旧日题诗处,喜无人任我歌呼。半醉时,秋山暮,一行白鹭,万朵锦芙蕖。1

彼时尔座居室尾,中隔七八同伴。手手互传,常为师所见,师皆默然以对。携家细看,集至几麻袋。后尔辗转搬家,竟为所失,不复记忆。彼时尔之书飞扬奔放(今犹甚)曾为余笑,记否?

一直奇怪战国四大名将为什么秦国2个,赵国2个

太学相距五六里,日常往返需三刻钟。尔常午后至,伴余听讲,偶答师问,得余师赞赏。闲时亦过,不觉日已西矣。

其他诸侯难道如此不堪?

一日,谈性甚浓,舍灯落而未及还,至校则门已上锁。尔率性攀缘而上,不意为铁栏所伤,缝八九针,趴于床上,三日不得行。不及半月,仍复寻余,唯步履蹒跚。余见其状,未思前因而放声大笑。尔心伤至久,余亦愧疚至今。

看了白起我才知道 什么叫名将!

后四年,奔波饶地。初入职场,尚未能骑小电驴。恰逢首日上班,风大雨急,积水至踝。路人皆匆匆而过。尔载余至街口,转身离去,雨由发及面,襟口皆湿。余泣不能停。

白起(?—前258),也叫公孙起,号称“人屠”,“战神”,汉族,战国四将之一(其他三人分别是李牧、廉颇、王翦)战国时期秦国名将。郿县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统帅。

昔年之寻常,今日之牵绊。

——这是简单的资料 我所关注的就是“人屠”这个称号……

时情笃性纯,年既长,愈觉人世艰难。此身如寄,渺渺乎无所依附,常感吾生之荒诞。观尔之日常,红烧小鲫鱼,油焖大河虾,大有“半杯小酒解忧愁,一部小说邈天下”之感,深为所惊。尔之如石,吾之似风,何为携手同往?不亦奇事哉!

伊阙之战斩杀韩魏联军24万。攻楚三次,攻破楚都,烧其祖庙,共歼灭35万楚军。

人幼, 习各从父母,渐长,习关乎同伴。古之女,或以夫为天,歌之;或以夫为山,靠之。吾未以为然。吾愿以尔为师,养吾中正平和之气;亦盼尔以我为师,助尔灵动跳脱之意。

攻赵先后歼灭赵军60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常绿,白露常降,伊人已逝,空余老徐娘。唯眼波与心肠,依旧少女模样。请君随时赏。

攻韩魏歼灭30万。

白起一生共歼灭六国军队约165万!

大小70余战,没有败绩,从最低级的武官一直升到封武安君,六国闻白起胆寒。

据梁启超考证,整个战国期间共战死两百万人,白起据二分之一。

——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人屠”

一生70余战,没有败绩!战神!这样一个神一样的将领,带着秦国虎狼之师,怎能不令天下诸侯胆寒?!

不以攻城夺地为唯一目标,而是以歼敌有生力量作为主要目的的歼灭战思想,而且善于野战进攻,战必求歼,这是白大将军最为突出的特点。

白大将军成名与伊阙之战,巅峰却是在长平之战

长平之战!

小时候记得有个成语叫做“纸上谈兵”,于是对于赵括有了印象,后来才知道赵括的对手是白大将军,心中暗叹,要是这位赵大将军遇到的是个平庸的将领,也许就轻松搞定了,可惜……

长平之战过程我不想描述的太多,重要的是结果。

大败赵军 坑杀降卒40万!

正是这40W,使得白起被人认为是杀人魔王,被主流舆论妖魔化,白大将军成为残暴的代名词。

其实这40W人,是我我也杀了!当时白起人马远离秦国,补给不足,马上又要进攻邯郸,40W人的粮草根本无法补给,而且需要人马看守战俘,40W的战俘在攻打邯郸的时候也是一个很大的不安定因素啊……(不安定因素……这个词有点熟,哈哈 樱木)

给我100W俘虏我都杀了!何况白起!

js55658com金沙,战国时代,战火纷飞三百多年,各国弱肉强食,互相征伐杀戮,秦国不统一天下,平民士兵不知要多死几百万。何况,后代被歌功颂德的一代天骄们如唐太宗、成吉思汗、忽必烈、康熙那个不是血案累累,杀人如麻?再论,世界五千年,那位名将杀戮又轻?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雄中雄,道不同,自古名将骨堆成!

后面也有某个霸王3W破秦20W,

凭什么妖魔化我的白大将军!

查了资料,在宋朝以前其实对白起的评价还是客观的,“起翦颇牧,用兵最精”,可是到了宋代,孱弱的赵匡胤,迂腐的程朱理学,极度妖魔化白起,重文轻武,我FT!离题太远……我悲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名将都有一个悲剧性的结尾,白起也是

四十九年正月,陵攻邯郸,少利,秦益发兵佐陵。陵兵亡五校。武安君病愈,秦王欲使武安君代陵将。武安君言曰:“邯郸实未易攻也。且诸侯救日至,彼诸侯怨秦之日久矣。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秦王自命,不行;乃使应侯请之,武安君终辞不肯行,遂称病。

秦王使王龁代陵将,八九月围邯郸,不能拔。楚使春申君及魏公子将兵数十万攻秦

军,秦军多失亡。武安君言曰:“秦不听臣计,今如何矣!”秦王闻之,怒,强起武安

君,武安君遂称病笃。应侯请之,不起。于是免武安君为士伍,迁之阴密。武安君

病,未能行。居三月,诸侯攻秦军急,秦军数却,使者日至。秦王乃使人遣白起,不得

留咸阳中。武安君既行,出咸阳西门十里,至杜邮。秦昭王与应侯髃臣议曰:“白起

之迁,其意尚怏怏不服,有余言。”

秦王乃使使者赐之剑,自裁。武安君引剑将自刭,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

良久,曰:“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

遂自杀。武安君之死也,以秦昭王五十年十一月。死而非其罪,秦人怜之,乡邑皆祭祀

焉。

武安君引剑将自刭,曰:“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良久,曰:“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遂自杀。

不由的想起了这段儿

蒙恬喟然太息曰:“我何罪于天,无过而死乎?”良久,徐曰:“恬罪固当死矣。起临洮属之辽东,城堑万馀里,此其中不能无绝地脉哉?此乃恬之罪也。”乃吞药自杀。

两段何其相似!

写不下去了 白起将军不朽吧

大将军威武!

武安侯威武!

战神威武!

本文由js55658com金沙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东阳梭儿 大爱东阳,尔心伤至久

关键词: js55658com金沙

js55658com金沙这里是我的公众号 -- 豆子的男装世界

有一种喜悦,叫心花怒放。有一种情谊,叫地久天长。有一种精神,叫百炼成钢。有一种歌声,叫余音绕梁。有一种...

详细>>

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诗歌的作者李之仪

枫树叶子如血在风中一片片飘落我的心被你掏空了只剩余一具躯壳你走了,悄悄的走了预留最美的诗留下最动情的诗...

详细>>

           好想来到你的身旁js55658com金沙:,

高寒中霓虹画出风影熙攘啊路人醉的似重沙沙肩膀声空气隔几个人能遭遇显着南极北极的下风别处的您会不会为笔者...

详细>>

梦想是曾经沧海的惬意归途 梦想是刹那回首的灯

愿意总得有个起源还要有个掌舵者更首要的是那多少个在基层默默职业的人独有多个个团结起来技巧将梦想的船支划...

详细>>